去年11月份,也就是快過年的幾天。我跟父親說:“爸,我沒衣服穿瞭.”還沒等父親開口,母親就搶上話頭說:“去年你走的時候,我不是給你買瞭套牛仔服嗎?”我接上母親的話頭說:“我這不是長高瞭嗎?那套早就小的不能穿瞭。”母親又說:“那你來的時候咋沒拿上讓你沒穿呢?”聽到這裡的時候,我不由得有點心寒。因為小妹經常穿我的衣服,不過她從來都沒有說過任何的不滿的話。也許是小妹懂事吧;也許是她還小吧;也許是小妹膽小不敢跟父親說吧。總之,這一切都是由於傢裡貪寒的原故。終於給父親開口瞭。“那過幾天去街上給你給你買一身吧。”我笑著默許瞭父親的回話。-

在大年30的前一天,我跟著父親和母親去街上買年貨。說是買年貨,那隻是借口而已。買啥呢?由於這一年的物價上漲,至使今年的物價比往年更高瞭。也許沒買啥而且他們(父親、母親、妹妹〕初四就出發去新疆。所以,在街上轉瞭幾個圈也沒有買上啥,隻給老祖先買瞭點紙錢。至到最後,父親讓母親和妹妹去學校要學校拖欠的錢時,父親才說跟我說:“你不是要衣服嗎?咱倆去給你挑一身去。”隨後,我跟著父親走進一傢商店,由於店主跟我傢沾瞭點親戚關系,所以父親挺相信店主的。進去後,父親就說:“***好著咧麼?有沒有好一點的衣服給我傢兒子來一套。”說著店主就拿出三件夾克衫並且還說:“前幾天亮亮他舅媽也拿瞭一件給耀耀穿。”父親朝我臉上看瞭看就說瞭一句:“你看這種樣式的行嗎?”由於考慮到傢裡的經濟條件的原因,所以,我先問瞭一句:“多少錢啊?”“60,你要的話就50拿去穿吧。”聽瞭這句後,我心裡隻泛出三個字,算瞭吧。可父親說:“試試吧,要能穿就穿它一件。”聽著父親的話,我心裡是酸是甜是苦是樂。最後,我拿起一件紅色的穿在身上。父親一看就說瞭句:“行挺合身的。”要是換瞭平時我說算瞭。父親肯定就不買瞭。可現在父親是考慮到我在大武口這邊讀書,怕我穿的太過寒嬋面子上過不去,所以才要我試一試。我明白父親的用心,父親是怕我學我們村的幾個大學生去偷,最後弄得去監獄。也許父親真的看透瞭窮的可怕吧。但這是多心的。因為我早就看透瞭這個虛幻的世界。也許是父親還不夠瞭解我;也許是父親真心的想讓我穿套好的;也許這隻是一個誤會,但我仍希望這個誤會能永遠的就這樣繼續下去。而後,我親自又給我挑瞭一件褲子。我把上衣和褲子裝進瞭包裡後就先出去瞭。走出店門後,一絲冷風撫過我的雙腿,我依然有點想哭的欲望。等父親出來時,我看見父親口中習被煙而且雙手又放在上衣的口袋裡,看著父親的樣子和那張被歲月遺忘的臉龐,我的眼角再次濕潤瞭。父親看瞭看我就說:“走吧。”父親走在前面,我看著父親的背影是那麼的無奈;那麼的無助;那麼的淒涼。此時此刻,我的心在顫抖;在滴血;早呼喊。可又有誰能聽到呢?這時母親和妹妹走瞭過來瞭。母親問父親說:“衣服買瞭”父親凝視瞭一會兒點瞭點頭。母親又問:“多少錢啊?”父親無奈的說:“上衣50,褲子38。”母親打開包翻著看瞭看說:“誰傢買的。”父親說:“耀耀姨姨傢買的。”頓時母親說:“這衣服她舅媽說才24,你買的就50.我早就跟你說過瞭,別在那買衣服。然傢把你給‘宰’瞭你都不知道。”父親心情本來就不好,聽母親這麼一說更是氣不過瞭。於是頂瞭母親一句:“你管它多少錢呢?隻要兒子穿的精神。能好好讀書就行瞭,不就80幾塊錢嗎?有啥瞭不起的。今天她騙瞭我,是她良心過不去,我隻不過少瞭20幾塊錢而已。”聽著爸媽的對話,我心裡別提是甚滋味瞭,想打翻瞭五味瓶似的。一陣酸,一陣苦,一陣辣,不過我不會為這事跟母親生氣的。因為我能理解母親為什麼會這樣說,還不是窮的原故嗎?-

一路走來,我一直都在想父親在門口的樣子和他的背影。那不是用語言所能形容的。再回想一下這麼多年我到底見過父親買過幾次新衣呢?走在風中,我的眼角又被吹出瞭淚花。

於08年11月11日書



獨歡的妙處
一份雲淡風輕給自己
你的回眸,讓我記住瞭那個秋天


英國林登Lindam加寬型自動迴旋雙向門護欄美國Sassy 小怪獸吊掛鈴鈴-拉里Summer Infant可攜式多功能換尿布墊
[韓國 Ifam] BaBy Room 遊戲圍欄 (綠色)【優生】五點式汽車安全座椅 黑色美國Diono椅背保潔收納袋

bf1z1r5l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