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國Organix 有機鮮果米糊-香蕉草莓4盒組進口運動錶+世界地形地圖黑皮米-健康黑米(禮盒)

曾去過原單位討債。

一條新路把過去諾大的工廠一分為二。賣地的錢說是抵交這幾年所欠的職工三金。路北的一溜廠房也抵給瞭“東傢”(接管者),建成一座集建築、餐飲、娛樂休閑為一體的極樂世界,美其名曰“天上人間”。

有人是過著人間天堂的生活,工人們呢?廠裡先是成立瞭一隻女子銷售隊,在各個分廠挑選漂亮的女職工,暗示她們必要時要勇於獻身,出賣色相以換取訂單。這一招效果不佳,於是開始賣地,搞人員分流。大學生都下崗瞭,我被定為待崗,本意是等待上崗,其實是等待下崗。建“天上人間”、成立女子銷售隊、賣地、以及遣散工人的主意,是新來的、被奉為救世主的老總出的。這個被評為市十大傑出企業傢的所作所為,絕似舊時代的沒落貴族。可這個搖搖欲墜的大型國企,硬是把此人視若神明,每天廠報、電視臺“劉總、劉總”的叫個不停。被人賣瞭還在幫人數錢,真是一副奴才相!

按說待崗人員每月應發二百元生活費。可四個月過去,隻給我補瞭一個月的工資。我們分廠新來的廠長是過去的老師,如今該改稱呼為經理瞭。為工資的事兒我找過他一回,他推托說工作太忙,把這事兒給忘瞭。

廠長室的門虛掩著。推開門,未見人,我喊瞭聲:“張經理!”

室內有張高檔落地竹簾隔斷,他在裡面應瞭一聲。我走進去,空調風立即把熱浪隔在門外,非常舒適。他在電腦旁坐著,鼠標點來點去的。這次他又很痛快地答應給我補工資,他那無所謂的態度讓我很厭惡,於是幹脆問:

“我到底是待崗的還是要飯的?你給會計打個電話吧,有你的話她才敢給我補。”

電話就在手旁,他瞟瞭一眼,說:“不用!”

我又問:“這次你再忘瞭呢?”

他回答說那就再一個月補,反正跑不瞭。“無恥!”我在心裡罵瞭一句,看來他根本就不當回事兒。他們不過是把工人當奴隸,一點信譽廉恥都不顧。

這趟我不想白來,徑直跑到會計室,拔通這位經理的電話,遞給會計說:“你們倆說吧。”

他隻說瞭一句:“開工資時候再說。”

這事兒隻能先到此為止瞭。我轉身去瞭隔壁分廠會計室,這次是幫別人討債。屋裡坐滿瞭工人,都是多年前參加募集工廠債券的。眼看廠子已經四分五裂,賣得沒剩多少資產瞭。工資尚發不出,哪有資金兌付債券?許多人覺醒瞭,自發組織起來去市委靜坐,這才有瞭說法:債券連本帶利分三年付清,今年先付20%。各分廠按各人“抓號”順序依次兌完,弄得像摸彩票似的,誰手氣好誰先拿回自己的血汗錢。

當年帶頭集資是領導的主意,他們鼓動大傢買,自己也買瞭不少。為什麼今天隻有工人來“抓號”?難道是他們高尚,發揚風格?實際情況是:他們早就偷偷摸摸把自己的債券換成瞭現金,因為他們有這個便利條件。得瞭便宜還說風涼話,說今天來的人都是“萬元戶”。苦笑,我隻有冷冷地苦笑。看著那些可憐的工人木呆呆的表情,任人魚肉慣瞭的表情,心裡真的很不是滋味兒。

這個分廠共有四十四個集資者。主持人叫名字,人們依次抓號。我把手伸進那個大大的“彩票箱”,字條打開:13號,居然有人在一旁羨慕我好手氣。

討債的日子,我既是在看戲,又是戲的主角。欠債的理直氣壯,一付無賴相,這就是現實。後來那個劉總被查出竟是巨貪,把個瀕於破產的工廠搞得更是雪上加霜。他的後臺居然是某位市長。再後來市長被革職查辦,劉總被雙規,去瞭他該去的地方。

胡輝
玩世不恭的青春
歲月如水,時光如歌
書生意氣——老趙

bf1z1r5l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